东南亚电子商务市场的恶名市场和假冒伪劣商品

Published on 03 May 2022 | 1 minute read
本文总结了美国贸易代表署(USTR)发布的恶名市场报告中,东南亚各国如印尼,新加坡等市场的相关情况,以及针对前述市场的假冒伪劣商品,知识产权所有人的策略。

美国贸易代表署(USTR)每年都会发布一份恶名市场报告。报告中将会指出世界各地出售假冒伪劣商品的市场,这些市场损害了美国知识产权所有人的利益。多年来,报告的重点关注对象是知名实体市场,诸如北京的丝绸市场、深圳的各类电子市场以及中国义乌国际商品城等。而在全球其他地区也遍布恶名市场,从马尼拉的格林希尔斯到吉隆坡的八打灵,再到莫斯科的杜布罗夫卡市场。

近年来,该分析报告加大了对线上市场的关注。此USTR报告中述及众多大型盗版内容网站,例如电影流媒体Fmovies、数字盗版图书网站Libgen、翻录音乐网站MP3juices、游戏黑客专属网站MPGH以及世界上最大的文件共享网站之一Rapidgator。其中甚至还会提到支持网站,例如以色列的RevenueHits,这是盗版网站最受欢迎且最大的广告创收网之一。

并且还重点提到了电子商务市场——特别是那些销售大量假冒伪劣商品的平台。在2022年的2月公布了2021年恶名市场名单。快速浏览一遍名单后,相关的品牌所有者就能获得有关亚洲范围内假冒伪劣商品销售的有用资料。名单上的平台是据称参与、助长严重盗版或仿冒行为或对其视而不见或从中受益的平台。

而需要补充的是,欧盟委员会也发布了类似的报告。报告预计将于2022年第四季度出炉。上一份报告的发布时间是2020年,关于下一份报告的公众意见征询已经开始。其与最近发布的USTR 2021报告有很大的一致性。

东南亚最大的销售假冒伪劣商品的电子商务市场如下:

  1. 印度尼西亚

印度尼西亚的Bukalapak是一个拥有大量假冒品牌产品的平台,通常公开标记为“复制品”。Bukalapak在下架和知识产权所有人合作方面进行了改进,但仍存有诸多问题。例如商家审查不严:允许商家使用多个帐户及牵涉商家可以重新注册,没有主动的防伪流程,通知/下架缓慢、不透明、低效,以及对侵权人的跟进行动有限。

Tokopedia是印度尼西亚最大的电子商务市场,因假冒伪劣商品随手可得而备受困扰。最近采取的通知和下架体系改进措施及知识产权所有人促进参与措施略见成效,但问题仍然十分严重。下架太慢且透明度不足,商家审查不严且惩罚太轻,以致于威慑力不足。

  1. 新加坡/东南亚

Shopee是东南亚地区领先的电子商务平台,总部位于新加坡并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但在全球运营有多个半独立国家网站。在东南亚地区,许多Shopee网站的通知和下架程序既差又慢。商家审查不严,卖家普遍重复上架,处罚没有威慑力。对于Shopee的一些国家网站,知识产权所有人在自己调查侵权的Shopee商家时与Shopee合作不力是一个主要挑战。

结论:

对知识产权所有人而言,平台仍然是最大、最严重的知识产权问题。

在东南亚市场,最大的平台在印度尼西亚,毕竟这是该地区最大的消费市场。美国贸易代表署(USTR)明确指出,其他国家亦存在令人担忧的网上假冒伪劣商品市场,并且电商市场法规薄弱。但也不全是坏消息,例如,报告中提到了菲律宾与品牌所有者和电商平台签署谅解备忘录(MOU),以期改进通知与下架程序,并利用反馈机制帮助协调打击网上造假行为。

另一个明确结论是,印尼电商如何从中国采购假货(从敦煌网平台上大量采购或从全球速卖通上少量采购),然后在没有任何海关拦截的情况下,通过大型物流设施进口假货销往印尼。据知识产权所有人的报告称,几乎在每个印尼案例中发现的假货都来自中国。考虑到如今印尼电商市场的规模已经达到数百亿美元,如果该国电商假货市场的规模超过十亿美元也不足为奇。因为政府当局几乎没有采取任何执法行为,大量商家从此项违法行为中获利巨大。

社交商务中假货销量的增长是一种明显的电商侵权新趋势。包括提供综合市场的社交媒体平台(例如报告中没有提到脸书,但却也是菲律宾的一个假货来源)。另一种趋势是隐藏销售链接,即售卖假冒伪劣商品的卖家在社交媒体或图像托管平台上为产品做广告,使用的图片带有文件链接和购买信息(例如通过链接在WhatsApp或微信上联系卖家,然后使用PayPal或TransferWise付款)。

知识产权所有人的策略

所以就此现象,知识产权所有人应该怎么做呢?首先,他们必须参与当地的线上交易市场。加入各个平台上的所有知识产权所有人项目,但设置身份验证系统和通知与下架流程非常耗时。一些国际通知下架公司能在这方面提供帮助,但由于语言、身份识别等其他原因,少有机构能覆盖所有平台。因此参与当地的平台是非常关键的一步。交易市场需要承受来自知识产权所有人的压力从而改进流程、透明度、审核和合作。

其次,需要建立更好的监管制度。各个国家采用的网络提供商(ISP)责任制度不同,所以当一些国家出现“避风港”的时候,就意味着缺乏透明度。例如,印尼的三个平行制度引致了法律的混乱。欧盟自由贸易区(EU FTA)需要一套完整的网络提供商责任制度,但在东南亚(SEA)只有越南和新加坡实施了此类贸易协定。东盟(ASEAN)已经开始关注这一地区性问题,但目前进程缓慢。除了法律外,还需要一些强制性措施。有两种方案。例如,尽管报告中反复提到,但仍存在广泛而明显的假冒伪劣问题,知识产权所有人要么必须申请禁令,或者政府当局必须采取行政补救措施(例如突击审查),针对商家提供虚假信息,使用多重身份并想方设法躲避抓捕。

全球线上市场商家的审查很薄弱。这就意味着您可以像在零售行业中一样获取卖家的身份信息。但多数商家隐匿在伪造身份、不充分的书面证据甚至是假资料之中。并且大多数交易市场为他们隐藏身份提供了便利。交易市场应该为消费者谋取积极的商业利益,向认证卖家提供优惠从而鼓励良好的行为。

众多组织(如东盟-欧盟商业理事会)均呼吁签署东盟谅解备忘录以打击假货和盗版产品。该备忘录将基于泰国和菲律宾的备忘录创建,为线上市场、品牌所有者和政府提供行为准则。

海关活动的总体框架和细节信息仍需改进。当前,除泰国外的许多东南亚国家几乎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阻止大量假货涌入市场。其一,所有主要市场都需要有效的入境手续。其二,针对小部分区域需要具体的改进措施。如果能够简化程序和阻止非法装运,则建议采用东盟的低价货物装运计划来阻止假货涌入。

最终的重大目标是让线上交易市场承担主动监控和注销商标的大部分责任。印尼Tokopedia公司声称正在为此开发前瞻性系统。

线上交易市场处罚的真正威慑力展现是缺失的关键一环,很少能把商家完全排除在外。由交易市场主动或联合发起的线下刑事诉讼明显增加(目前这种情况很少见以至于不具有任何意义)。所造成的结果总是倾向于让商家继续交易而非停止造假。

面对的商业挑战是知识产权所有人目前正在线上交易市场争夺资源。市场希望允许商家自由交易任何商品(无论它们作何描述)。知识产权所有人要求它们将数十亿收入中的一部分投入到有意义的监控、审查、驱逐、调查和执法项目中。

问题非常严重。在亚洲的电商平台上每天有成千上万甚至数以百万的假货正在售出。阻止其中1%就意味着各大平台每天要处理数万个案例。大多数平台甚至在一年内都达不到这样的数量。一些Shopee网站只拦截几个广告就需要数周时间。

知识产权产业需要承担大量的工作。行业游说(例如国际商标协会(INTA)、当地商会和商业团体)、欧盟和美国贸易代表署类似报告的发布以及知识产权持有人与平台和政府合作都将决定着问题的解决速度。

 

Nick Redfearn为Rouse全球执行项目的负责人。

James Godefroy为Rouse中国执行项目的顾问。

30% Complete
Deputy CEO, Principal
+62 811 870 2616
Senior Consultant
020 8559 8098 ext. 5018
Deputy CEO, Principal
+62 811 870 2616
Senior Consultant
020 8559 8098 ext. 5018